北京市常住人口 北京市农村常住人口就业结构演变及趋势判断

  据2007年《北京区域统计年鉴》显示,2006年农业仅占全市GDP的1.2%,比10年前下降了3.6%,目前已经形成了三二一的产业结构。同时,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2008年北京城市化率已经达到了84.9%。此外,北京作为特大城市,吸纳了大量外省市的务工人员,外来人口逐步由中心城向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梯度转移,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农村常住人口的结构。与此相适应,农村常住人口的就业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动。
  
  一、北京农村常住人口就业结构演变分析
  
  (一)农村劳动力不断从第一、二产业向第三产业流动
  2006年北京市农普统计数据显示,北京行政村就业人员共316.9万人,其中163.2万人集中在第三产业,占从业人员总数的51.5%;第二产业从业人员为88万人,占27.8%;第一产业从业人员为65.7万人,占20.7%。与1996年相比,第一产业从业人员减少19.8万人,比重下降了18.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19.9万人,比重下降3.2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97.3万人,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由此看出,北京农村三次产业结构与10年前相比得到了优化调整,第三产业创造了一半以上的就业机会。
  从全市三次产业内部就业结构来看,第一产业中种植业从业人员所占比重下降明显,由1996年的32.9%下降到了2006年的15.6%,林业从业人员比重由0.98%上升到了2.7%,其他行业从业人员相对而言变化不大。在第二产业中,建筑业从业人员比重有明显增加,由1996年的6.2%增加到了2006年的9.1%。2006年,第三产业内部从业人员多集中在居民服务及其他服务业,从业人员62.8万人,占总从业人员的19.8%,占第三产业从业人员总数的38.5%,成为当前吸纳劳动力最多的行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批发零售业、住宿餐饮业从业人员分别占就业人员总量的6.9%、11%、4%,其他行业共占9.8%。
  从不同功能区三次产业内部就业结构来看,由于各区县功能定位不同、地理位置、资源条件不同,决定了各个区的产业构成和变动存在明显差异。笔者分别在城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生态涵养发展区三个不同功能区中选取了经济发达程度不同的朝阳区、顺义区和怀柔区为例来进行研究。从1996年到2006年这10年间,三个区农村劳动力就业结构变化的一个共同特点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从业人员比重显著下降,第三产业就业人口比重明显上升。但三个区产业结构调整的速度是不同的,与顺义区和怀柔区相比,朝阳区产业升级的速度要快得多,2006年第一产业从业人员仅有9273人,占区内就业人员总量的1.9%,比1996年下降了1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下降了11.2个百分点,以商贸、物流、文化为主导的第三产业则迅速增长了24.2个百分点,2006年达到70.5%。顺义区产业结构的变动速度居中,十年间第一产业从业的农村劳动力下降了10.2个百分点,第三产业上升了12.6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变动不大,下降了2.2个百分点。怀柔区产业结构的调整步伐相对较慢,第一产业的农村从业人员下降了7.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了9.4个百分点,第二产业从业人员数量变化不大,下降了1.9个百分点。可见,由于功能定位和发展速度不同,各区县农村劳动力就业结构的变动存在时差。
  (二)城市功能拓展区和城市发展新区是农村劳动力就业的主要区域
  2006年,北京行政村区域内有136.6万人为外来从业人员,比1996年增加了124.3万人。其中,有125.1万人来自北京市外,占北京行政村就业人员的近40%,占外来常住人口的79.4%。由于北京市各区县经济发达程度不同、产业构成不同,因此提供就业岗位的能力不同。朝阳、海淀经济发展快,吸纳了大量的农村劳动力。北京户籍农村劳动力的非农就业区域也主要集中在城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的第三产业和乡镇企业中。
  (三)由中心城向远郊区县农村劳动力文化素质呈现梯度降低的特点
  北京市整体产业分布呈现由中心到外围的梯度分布特征,即离中心城区越近产业结构越高。具体而言,城市功能拓展区以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城市发展新区虽然第三产业发展较快,但工业产值位居全市之首;生态涵养区以第一产业为依托的农村观光旅游业发展迅速。产业结构分布的梯度性从根本上决定了农村劳动力文化素质的梯度分布。总体上比较,城市功能拓展区农村从业人员的文化素质高于城市发展新区,城市发展新区高于生态涵养区。
  
  二、趋势判断及对策建议
  
  (一)趋势判断
  一是从劳动力就业区域上看,新城及新城周边将逐渐成为农村劳动力就业的聚集区。随着中心城产业逐步向郊区梯度转移,由此带动相关从业人员也向郊区转移。同时,奥运会后北京的城市建设重心逐步向郊区转移,新城建设、乡镇建设和新农村建设成为政策投资的主要方向。因此,在财政投资政策的引导下,房地产开发、绿化、道路等市政设施建设将会为农村劳动力提供大量就业岗位,本地户籍农村劳动力和来京务工人员将大量从城市功能拓展区和城乡结合部地区向新城及其周边转移。
  二是从劳动力就业行业上看,第三产业仍是主要就业领域,且生态涵养发展区的观光旅游业将逐渐成为农村劳动力就业的重要领域。未来几年,北京第三产业将持续发展,三二一式的产业结构分布格局不会改变,服务行业仍是吸纳农村劳动力的主要领域。随着城市居民消费向郊区进一步扩张,山区旅游业的升级和壮大,农业将出现与农产品深加工、与第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可喜态势,以良好生态为基础,以重点景区为依托的山区旅游关联产业将快速发展,巨大的产业发展前景将吸纳更多的农村劳动力就业。
  三是房屋租赁以及“次生经济圈”的发展将会为劳动力创造新的自主就业机会。随着通州、顺义等重点新城和一般新城的建设步伐的加快,重点镇建设的稳步推进,城市发展新区和有工业园区的重点镇的快速发展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使得城市发展新区的人口数量不断增加。现代制造业、现代物流、与中心城配套的金融等服务业、服装加工和农产品加工业快速发展,将吸引外来人口向新城周边和重点镇集聚,促使租赁经济进一步升温。此外,在外来人口集聚的城乡结合部地区,本地农民和外地农民开设小商店、小饭店、理发店、自行车或摩托车修理店等,为收入相对较低的外来人口和本地农民提供生活服务,形成所谓的“次生经济圈”,促进劳动力实现自主就业。因此,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城市发展新区的租赁服务业、家庭生活服务业将会成为农村劳动就业的主要行业。
  四是城市发展新区农村劳动力的素质将有较大幅度提高,与城市中心区农村劳动力的文化素质差距将逐步缩小。随着中心城功能不断向郊区疏解、产业不断向郊区梯度转移、新城建设步伐的加快,城市发展新区的经济将快速发展,经济的发展将会有力地吸纳和集聚较高素质的农村劳动力。因此,该功能区劳动力的整体素质在未来几年将有较大幅度的提高,与核心区及拓展区农村劳动力的文化素质差距将逐步缩小。
  (二)对策建议
  一是按照产业发展需求,有针对性地加强农村劳动力培训。城市发展新区的农村劳动力要重点加强现代制造业、服务业等方面的技能培训,生态涵养发展区的农村劳动力重点要加强对烹饪、旅游接待、民俗表演、手工艺制作、旅游管理等方面的技能培训。市、区(县)两级政府和各部门要加大对农民培训的支持和引导力度,采用政府组织培训与企业组织培训等不同方式,加大对农民培训的资金支持力度,加强宣传和组织,不断提高劳动力就业技能。
  二是加强对农村劳动力就业的信息服务,促进劳动力在区域间合理流动。市区两级政府要加大信息体系和就业服务体系建设,加强对用工信息、就业需求的信息采集和发布,促进供需的有效对接,加强就业服务队伍建设,引导农村劳动力在区域间合理流动。
  三是引导和规划合作组织发展,规范升级租赁经济和乡村旅游。加快推进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尤其是城市化进城较快地区的农村,实现资产变股权,农民当股东,为提高农民合作化程度奠定基础。通过规范租赁经济,变农民以户为单位的租赁转为以合作组织统一对外租赁,提高组织化程度,通过规范管理,不断改善来京务工人员的居住环境。通过规范乡村旅游,将当前农民在民俗接待方面的低端竞争变为有组织、有规模高水平的有序接待,增加就业容量,提高旅游经营收入。
  
  〔本文是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大城市农民工就业结构演变及未来趋势预测研究――以北京市为例”项目(09YYB01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张艳华, 1979年生,山西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讲师、管理学博士。研究方向:人力资本、人力资源管理与开发理论等。沈琴琴,1954年生,江苏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劳动经济学、人力资源开发理论和劳动力市场等。张原,1981年生,浙江嘉兴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教师、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劳动经济学、宏观经济学。李洪坚,1981年生,福建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教师、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劳动经济学与劳动就业)

推荐访问:北京市 演变 常住人口 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