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的高校科研成果能否被“唤醒”?】高校科研成果推广项目

  说到128号,你一定会会联想到与硅谷齐名的波士顿128号公路,作为世界电子技术的创新引导中心,受到世人的敬仰。   日前,我国首家高校技术市场在上海翔殷路128号正式揭牌,此128号虽非彼128号,但都是在关乎科技创新未来的大道上寻梦。此技术市场的成立,将再次撩拨了我们对长期以来高校科研成果转化难问题的悠悠情愫,其是否真能“唤醒”冬眠中的高校科研成果?值得深思。
  
  是“冬眠”还是“嗜睡”?
  
  在近日召开的2009年中国产学研合作教育峰会上,河北省高校一位校长就再次指出,该省一些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率还不足两成,“这些年高校科研成果不少,可大部分远离市场需求,科研成果自然转化率比较低。”虽然这里说的仅是关乎河北一地高校科研状况,但经过记者近几年的多方采访了解,到目前为止,此位校长说的也并非个案。
  早些时候,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欧阳河就曾专门撰文指出,尤其是理科院校科研追求原创和创新点,但是,越是原创和多个创新点的成果越难以转化,或转化周期较长,而且高校的科研成果基础理论偏多。高校管理体制重“研”不重“用”,重“学”不重“术”,教学评估、评职称、重点学科建设、上学位点,主要看纵向科研项目及相关成果,对容易转化的横向科研项目和成果不重视,这些因素都导致了高校应用技术成果拥有量不如企业。高校成果持有人转化科研成果的精力不济也是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率偏低的原因之一。自从高校扩招后,教师教学任务繁重,加上学科建设、教学工作评估等,教师身兼数职,很难投入足够精力做成果转化工作。
  正如欧阳河所长所说,近年学术浮躁之风盛行,成果评定可信度下降,导致一些“问题成果”、“垃圾成果”登堂入室,得以通过鉴定或结题,这些所谓成果当然无法转化,也不能让其转化。高校科技成果“中试”条件不如企业和科研院所,许多高校正在搞新校区建设,资金缺乏;现在很多中青年教师缺乏行业工作背景,既是知识精英又是经营精英的教师少之又少。这些也阻碍了成果转化。
  而作为投资方来讲,江苏苏大投资公司董事长倪均强则认为,高校绝大部分科研成果难以实现产业化,根本原因是高校领导、知识产权创新团队、投资者三个方面观念转变均没到位。与地方和企业领导相比,许多高校领导适应市场经济的观念是滞后的,与地方领导的共同语言不多,作为投资方的一些企业只愿与科研创新团队合作而不愿与高校合作。有些高校担心教授搞企业会影响教学与科研,也有些高校过分强调科研成果产业化中的学校与院系权益。
  上述种种问题已成为近年来我们探讨产学研问题解决方案的诱因,但是客观现实是,变化总是缓慢的。限于种种原因,高校变革,特别是科研体制的改革总显得动作迟缓,而科研成果就更是早已“嗜睡”多时。
  
  是“呼之欲出”,还是“邯郸学步”?
  
  据国家统计局、科学技术部、财政部发布的《2008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08年,全国研发总经
  费增长24.4%,增速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其中企业增长26.1%,较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研究机构增长17.9%,增速比上年下降3.4个百分点;高校增长24.0%,增速比上年提高10.3个百分点。企业、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在R&D经费总支出中的比重较上年变化不大,R&D经费支出分别为3381.7亿元、811.3亿元和390.2亿元,占全国R&D经费总支出的比重分别为73.3%、17.6%和8.5%。
  近年来,高校越来越重视产学研一体发展,力求使科研贴近市场需求。业内公认的事实是,通常高校科研重视以技术创新引领社会发展,与企业实际需求存在一定差距。在我国,由于高校与其他科研机构及企业的管理体制、运行和考核机制不同,高校科研成果与市场之间更多了一道有形或无形的隔离墙,缺少对称的信息交流,在高校科研成果转化和市场对高校资源的充分利用方面,更是渠道不畅。
  据上海市科委总工程师陈杰介绍说,目前上海一地每年技术成果交易值约为400亿元,且正呈迅速增长之势。高校技术交易量虽然已连续三年以30%增幅提高,但其所占比例仍然仅为2.5%左右,尚不到10亿元,与高校所拥有的科研资源数量相比,其市场产出和现实经济影响力显然还很不够。据估计,目前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率不会超过10%。不少高校科研成果只停留在发表论文、取得实验室成果阶段,随后便只能“冬眠”。
  作为探讨高校科研成果产业化的尝试,此次,作为由上海市教委、市科委和杨浦区政府三方共同主办的高校技术市场,作为国内第一家由技术需方、成果供方、交易服务方三大市场主体联手共建的技术合作和交易的大平台,这在全国还是第一家,也是为沟通企业需求与高校科研资源而进行的率先探索和大胆尝试。
  据悉,目前上海高校技术市场已汇集了成果供方成员单位45家,其中有复旦大学、上海交大等17所地处上海本地的理工类和综合性院校,也有28所外省市及境外高校,如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西安交大、南京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
  作为探索性的尝试,上海高校技术市场将迎来怎样的市场呼声,也将经历怎样的市场历练,我们尚不得而知。
  从国内相关技术市场的运作情况我们不难看出,其中滋味甚是苦楚。沈阳技术交易所张剑指出:不少技术交易市场门庭冷落,尽管我国多数常设技术市场在科技成果商品化和产业化方面发挥了桥梁、纽带作用,取得了成效,但是,不少常设技术市场“有场无市”,正处于困难境地。有的开业之初轰轰烈烈,红火一阵,到后来却“门庭冷落”,名存实亡。
  鉴于多种因素的权衡考量,对高校技术市场的将来,我们又该作何思考?是否要重复走老路,一路暗淡失色?作为积重难返的高校科研,是否真能被一“市”或几“市”唤醒?果真如此,我们当然喜不自胜。现实的情形是,多数高校在自身定位上便恍惚迷离,找不到自身的落脚点,而那些侧重基础研究、主要进行原创性理论研究类的综合高校,相比行业高校而言,市场的敏锐度又显得差了些,所以,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审视科研成果转化难的问题,也便成为高校技术市场所应考虑的现实问题。
  但是从现有的情况来看,高校技术市场的起点之美,由不得不给人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