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小泉政府与安倍内阁外交政策的比较 宫本善长和小泉孝太郎

  摘 要:小泉政权和安倍政府在其任职期间推出了看似截然不同的对外政策。小泉内阁对内力推行自己标榜的堪称“新世纪维新”的改革,对外则采取了更加强硬的外交政策,大胆地突破日本战后一个又一个禁区,其右翼鹰派政治家的本质表露无遗。安倍内阁上台伊始在外交上展现出一些新思潮,对其前任的小泉内阁外交政策作出了一些调整,其外交理念和行动趋向缓和,柔性务实,并且初见成效。
  关键词:小泉政府; 安倍内阁;亲美外交;政经分离�
  中图分类号:D801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673-291X(2008)07-0192-02
  
  一、小泉政权外交政策走向�
  
   小泉政权标志日本战后政治史上进入一个新时期。小泉执政后,对内力推行自己标榜的堪称“新世纪维新”的改革,对外则采取了更加强硬的外交政策,其右翼鹰派政治家的本质表露无遗。�
  (一)加强日美同盟,背靠美国“借船出海”�
   二战后,日本形成了以美日关系为“基轴”的外交路线,建立了以“美主日从”为基本特征的双边框架。这是冷战时期和冷战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局面下,日本做出的“同最强者结盟”的战略选择。小泉执政后,继承了战后以来日本历届内阁的外交遗产,将日美关系作为日本外交的基轴,大力推行亲美外交。小泉当选后,日本加快向“正常国家”的方向转变,在对外政策上更向现实主义倾斜。小泉强调“日美同盟和国际协调”,但实际上更重视对美关系,加强日美同盟,并借此突破战后 “禁区”,扩大在国际上的影响。安全方面,制定了《反恐对策特别措置法》、修改《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制定 《伊拉克复兴特别措置法》和 《有事相关七法案》,扩大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范围,提高了日美协同作战的能力。外交方面,把日美关系推上一个新台阶。�
   (二)酝酿修改和平宪法,摆脱战后束缚,向“普通国家”过渡�
   小泉在就任首相后首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就提出以修改宪法第9条为目标。此后,又多次明确提出要修改宪法第9条,对第9条要重新进行解释,以便能使日本合法地拥有军队和集体自卫权。虽然遇到国内外的强大阻力,但对日本来说,是走向“普通国家”的必由之路。因此,日本今后必将加快修宪的步伐。对此,国际社会、尤其日本周边的国家不得不密切关注。�
  (三)在历史问题上态度更为强硬�
  小泉上台前后多次公开宣称不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去参拜靖国神社,并于2001年8和2002年4月,不顾中韩等国的强烈反对,两次以首相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小泉在历史问题上的强硬态度,在亚洲国家看来,带有一种“宣告日本已经不再是爱好和平的国家”。�
   (四)兼顾亚洲,谋求建立日本――东盟关系新模式,争夺亚太事务主导权�
   小泉执政后,在对美、对华乃至对亚关系上,小泉政权的外交天平日益失衡。2002年1月,小泉先后对东盟五个国家――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进行了旋风式的访问。小泉除了重申福田主义原则,将东南亚视作“心心相印、同步共进”的重要伙伴的一贯立场外,着重推销日本的建立包括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所谓“新时代伙伴关系”经济合作协议,为以后日本与东盟国家发展经济关系构建一种新模式。小泉表示,日本与东盟的这种新型合作关系是“开放性”的,将来还可以将中、韩乃至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包括进去。最近日本政府宣布,它将就建立日本与东盟包括共同自由贸易区在内的全面伙伴关系起草一份详细计划,并预期在五至十年内予以实施 。 �
  
  二、安倍内阁外交政策�
  
  在外交政策上,安倍的特点是开展有“有主张的外交”,他在就职演说中说,“我国外交到了基于新思考向有主张的外交转变了。”[4]安倍内阁调整外交政策主要有两个特点,一是改变小泉政府重美轻亚的政策倾向,注意在两者之间保持适度平衡;二是扬弃小泉那种强硬鲁莽的政策倾向,使日本外交趋于温和、务实[5]。�
  (一)改善与中、韩尤其是与中国的关系是日本加强亚洲外交的主要着力点�
   安倍上台以来以及他访华前后的言行中可以看出,他的对华政策调整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其一,重新确认坚持中日三个文件即 《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日联合宣言》的精神和原则,以及维护两国关系政治基础的重要性。其二,对中日关系重要性的新认识。他在访华期间同中国领导人一起提出“中日关系是两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的重要论断,把对华关系提到这个高度,在日本领导人的认知中还是第一次。其三,在台湾问题上,安倍明确表示要遵循《中日联合声明》的有关原则,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搞“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独立。其四,重新将中日政治关系置于重要地位。 �
  (二)扬弃小泉外交中的强硬、张扬和情绪化的倾向而趋于温和、务实与理性 �
  安倍一改小泉之旧章,采取柔性、灵活、务实方针,尽量化解矛盾,重建互信与友好关系。转变对待历史问题态度,调整对中、韩特别是对中国政策。同时,安倍内阁对俄罗斯的政策也出现了软化迹象。安倍对日本是否发展核武器问题也持较为明智的态度。由于日本极端右翼势力猖獗,在小泉主政时期,“日本要拥有核武器”的鼓噪甚嚣尘上。安倍一改前任的模糊态度,明确宣布坚持无核三原则,即日本不研发、不拥有、不引进核武器。即使在朝鲜进行核试验后,安倍也顶住压力,坚守非核立场。这种明智态度配合了其对外交政策的正面调整,有利于日本改善对外关系。
   �
  三、安倍内阁政策调整点
  �
  (一)小泉主政时期,对激活处于僵冷状态的中日政治关系信心不足,态度冷淡,提出中日关系“政经分离”的主张[6]。安倍重提“政经分离”是对华关系理念与政策的倒退。安倍重新认识中日政治关系对两国经济关系的促进与保障作用,改变了“政经分离”的观点,提出“政经两轮齐转”的新观点,并表示要致力于促进中日关系的两个轮子“同时强力运转”,以把中日关系推向更高层次。随着安倍政府正面调整对华政策的成功,中日关系从僵冷状态迅速回暖。�
  (二)安倍调整小泉重美轻亚政策,使日本在外交上既重视美国也重视亚洲,在两者之间注意保持适当的平衡。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倍内阁减弱了对美关系的分量,也不意味着安倍将美亚并重,在两者之间搞等距离外交,而是在坚持将对美关系作为日本外交重中之重的前提下,将其外交天平移近亚洲,也就是比小泉政府更加重视亚洲并采取措施加强与亚洲国家的关系。安倍上台不到两周即对中韩进行“破冰之旅”的访问并取得成功,是他重视亚洲外交的重要标志。对华政策调整是安倍政府调整外交政策的中心环节和最突出表现。
  �
  四、小结
  �
   小泉一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和损害中日关系,安倍执政后,一再强调和平发展的中国和加强日中关系对日本和亚洲的重要性,提升对华关系在日本总体外交中的地位。日本发展与美国的关系并不意味着削弱同亚洲国家的关系,反之亦然。日本应在坚持日美同盟的同时,与亚洲建立一种创造性关系。如果积极发展日中韩及东盟之间的经济合作与自由贸易,可成为推动日本结构改革和经济增长的原动力。由于小泉的外交路线不能取信于亚洲国家,损害了日本同亚洲国家的关系,与日本经济改革和发展的要求背道而驰,因此面临困境,亟待调整。安倍对日本外交政策的调整取得了一定的积极成果。日本同亚洲邻国特别是同中韩两国的关系明显改善,其国际信誉有所回升,为最终走出小泉造成的外交困境、开创对外关系新局面创造了条件。但是,同样也得看到安倍和小泉同属自民党右翼,两人的哲学思想和政治理念基本相同。这是安倍能成为小泉内阁重要成员和小泉支持安倍当自己接班人的原因所在。安倍之所以能在当政后,在历史观与外交政策上趋于理性务实,除了个人因素,即安倍比小泉更富现实感和更有战略眼光以外,主要还是形势使然。安倍在问鼎首相的道路上得到小泉的奖掖和栽培,其言行也表明要继承小泉的政治路线。安倍内阁上台伊始在外交上展现出一些新思潮,对其前任的小泉内阁外交政策作出了一些调整,其外交理念和行动趋向缓和,柔性务实,并且初见成效。在关键的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安倍改变过去那种“参拜有理”和“一定参拜”的强硬态度,而采取“模糊策略”。这些表明,安倍首相同小泉、也同自己过去的错误历史观在一定程度上划清了界限。历史观的转变是安倍调整外交政策的先声和重要组成部分,为解开小泉一手造成的外交“死结”与困局创造了前提条件。但是,由于安倍和小泉同属日渐保守的自民党,在政治上有很深的联系,其外交政策在实质上转变并不大,小泉在外交上难以突破的一些根本局面,安倍政坛也难以突破。
  �
  参考文献:�
  [1]李建民.冷战后的中日关系史[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7.�
  [2]刘江永.中国与日本――变化中的“政冷经热”关系[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
  [3]张蕴岭.转变中的中、美、日关系[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4]孙承,小泉.安倍政权交替与日本的民族主义[J].国际政治专论,2007,(2).�
  [5]尹承德.安倍政府的外交政策调整及其局限[J].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07,(2):65-69.�
  [6]刘江永.中日关系二十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
  (责任编辑:王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