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和谐社会的原则是【法治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摘要:胡锦涛同志指出,我们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将民主法治置于和谐社会基本特征的首位,是对于民主法治价值与功能的科学认识,对于我们深入理解和谐社会的涵义,正确处理法治与和谐社会的关系,促进和谐社会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可见法治建设与和谐社会构建具有内在的高度统一性。构建社会和谐,首先必须建立理性的法治。无法治,不能做到依法治国,就无法实现国家民主,无法保障社会公平正义,无法构建和谐社会。
  关键词:法治;和谐;秩序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法治既是和谐社会的必备要素,又对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形成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法律意义上的和谐社会
  和谐原本是指一种事物之间搭配合理与匀称的关系。而法律上的和谐是在承认主体之间差异的基础上,借助理性和制度,通过权利的实现而构建的一种相互依存关系,是主体之间在权利面前的不同而和。即法律意义上的和谐社会必定是一个充满公平与正义的社会,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而要建构这样一种社会和谐必须实现社会主义法治。
  (一)法治所维系的秩序是和谐社会形成的标志
  法治所维护的秩序主要是指社会秩序,它意味着一种有序的社会状态,这种有序性是通过正常的社会关系的稳定性、社会结构的有序性、事物运行的规范性、事物发展的程序性、事件的可预测性等表现出来的。法治,无论是作为治国方式,还是作为依法办事的原则,最终都要表现为一种秩序。安定有序是和谐社会形成的基本标志和必要条件。一个社会安定有序,本身就是不同利益群体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而又和谐相处的表现。法治是维持社会秩序的重要手段。良好的秩序是和谐社会的基本标志,法律的功能和使命就是通过有效地解决纠纷、防止纠纷的形成和维持秩序。一是法治能有效地解决纠纷。在社会生活中,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利益追求,这种差异在丰富社会生活内容的同时,也容易造成人们之间的冲突和混乱,如果有大量的社会冲突不能得到有效解决,那么社会秩序无法形成,更谈不上社会和谐。法治为控制无序与混乱不仅提供了一系列的法律规范来协调、支配和控制人们的行为,还设定了独立的司法机构、仲裁机构,由其运用特定的法律规则解决纠纷,并且裁判的效力是由国家强制力作保障的。二是法治能有效地预防纠纷的发生。法治不是万能的,因为它不可能防止任何具体纠纷的发生,但是,它可以降低纠纷发生的概率,从而使实际发生的纠纷在总量和冲突烈度上控制在社会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在我国目前这样一个社会转型阶段,各种社会矛盾激增,法治以其强制力和威慑力预防和消除各种不安定因素的产生和发展,缓和矛盾增长趋势,防止纠纷发生,保证社会各种活动正常有序地进行,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秩序保障。
  (二)法治所保障的人权是和谐社会的基础
  人权是一种实有权利,即实实在在的现实权利,它的实现除了依赖于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社会条件,还要有法律的确认与保障。尊重和保障人权是和谐社会形成的基础。和谐社会必然建立在尊重和保障人权之上。没有人权的普遍实现,就没有真正的社会和谐;人权得不到真正的保障,就无社会的和谐。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说,“一个和谐的社会的底线是什么?底线就是人权,如果人权都没有保障,又何来和谐!”
  法治是实现人权的可靠形式。实现充分的人权是人类长期以来追求的理想,而它作为法治的价值取向,只有在社会主义国家才可能由理论变成现实。其中,法治对人权的实现起着重要作用。
  (三)法治所维护的正义是和谐社会形成的前提
  在政治、经济上,正义指一种与社会发展的理想相符合、足以保证人们的合理需要和利益的制度,它的实现与否取决于社会制度的正义。“正义只有通过良好的法律才能实现”、“法是善良公正之术”,这些古老的格言和法的定义表明:法与正义是不可分的,法是实现正义的手段,法的价值之一在于实现正义。
  维护公平与正义是和谐社会形成的前提条件。人类社会是一个利益互动的社会,《史记》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马克思说:“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利益使我们人类社会既存在着利益的一致,又处处充满着冲突。
  法治是实现正义的有效方式。社会生活中正义仅仅靠个人的美德不足以维持,必须依靠法治来促进;人们的基本的合理的需要和利益能否得到保证,也取决于法治能否得到运用。正义作为法治的宗旨和目的,其本身就蕴藏于法治的丰富内涵之中,法治只有实现全面正义才能找到其合理的位置。
  (四)法治所追求的效益是和谐社会形成的目的
  一个有效益的社会,就是能够以同样的投入取得比别的社会更多的有用产品,创造更多财富和价值的社会,即自然、社会和人文资源优化的社会。法治,作为一种治国方略或社会调控方式,责无旁贷地负有这样的经济与社会宗旨:有利于人的解放与发展,有利于生产力的进步与提高,有利于社会资源的保护、合理的配置及高效利用。因此,法治必须把效益作为自己的应有的价值取向。
  追求效益是和谐社会形成的目的。和谐社会必然是物质财富相对宽裕的社会,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表明,物质财富匮乏所造成的贫困,是造成社会发展不和谐的根本原因。马克思曾指出:生产力的这种发展之所以是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只会有贫穷、极端贫困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开始争夺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又死灰复燃。因此,物质财富的生产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实现共同富裕。邓小平强调:“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根本表现,就是能够允许社会生产力以旧社会所没有的速度迅速发展,使人民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能够逐步得到满足。”因此,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在贫穷的基础上更不会建成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特别是在现代社会,资源的日益稀缺要求我们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必然要追求效益,以较少的资源投入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谐社会是有秩序的社会,尊重人权的社会,崇尚正义的社会,也必须是追求效益的社会,没有效益的社会无论如何不能被认为是一个完美的社会。
  法治是促进效率的有利保障。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法治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
  总之,法律上的社会和谐,其核心是公平与正义,是对权利的承认,而要想实现公平与正义,就必须消除社会中存在的各种不公正因素。
  二、加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首要目标和任务
  要想实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离开法治是不行的,法治是实现社会和谐的最重要的保障机制。
  第一,这是由现代法治的特点所决定的。法治作为一种社会治理模式,具有普遍性、被民众事先所知晓、可预见性、可行性、权威性、稳定性等特点。
  第二,现代法治找到了平衡各种权益、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有效手段。众所周知,现代法治首先通过国家根本法对国家权力作出了合理的架构,极大地限制了权力的恣意。通过宪法对公民基本权利的明确规定,不仅满足了公民参政的政治诉求,使所有公民的自由权利得到了最大化的实现,还合理地规范了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同时通过行政法对公共权力的运行方式和目的进行严格的限制与监督,在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之间、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之间寻找最佳的契合。其次它通过制定各种部门法,并通过这些部门法建立起各种法律制度和法律原则,规范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利益关系,既为个体提供了基本的行为模式,又在个体之间可能产生冲突的地方事先做出防范,维护了社会的和谐,做到了社会主体之间法律上的平等和互助。
  第三,现代法治注重通过国家的公共服务对那些公开破坏公平正义,破坏社会和谐的违法犯罪者给予惩罚,加大对受到损害的社会主体权益进行及时补偿,使紧张的社会关系及时得以恢复,不仅可以消除彼此的对立,还可以帮助受到伤害的社会主体得以维系生存。
  显然,按照法治原则治理国家有助于培养民众的理性精神,有助于实现民主、公平与正义,有助于每个个体的权利得到充分实现。而实现了民主、公平与正义,一个稳定、有序同时又充满活力的社会就会被建立,社会的和谐就能长久地被维系。
  那么,如何通过法律手段促进中国社会的和谐?应该做到以下方面:一是积极推进民主政治。要想使制定出来的法律充满对人性的关怀,并得到有效普遍的实施,要想使公共权力的行使不偏离公共的轨道,要想使构成社会的各种利益团体之间的关系成为合作关系,就必须实行民主政治,这是人类经过长期摸索得出的结论。二是完善法律体系。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我国进入了一个立法快速发展的时期,各种法律法规纷纷出台,但即便如此,由于我们国家过去“欠债”太多,加之整个社会又处于转型时期,法律欠缺,甚至是一些重要的法律欠缺的现象仍很严重。这种现象使社会主体之间的正常交往缺乏普遍恒定的标准,极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因而,加快立法,完善法律体系就成了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三是形成一切纠纷通过法律解决的习惯和机制。社会的转型,价值的多元和利益的重新调整导致纠纷的多发,有效地解决纠纷是从法律角度构建和谐社会的主要任务。而要想有效地解决纠纷,首先应该强化司法的权威。目前在我国司法的权威性不够,司法在解决纠纷方面的主导地位尚未确立,极大地延缓了对纠纷的有效解决,我们必须对此给予高度重视。形成纠纷主要通过法律来解决的习惯和机制,是实践证明维护社会和谐的有效手段。其次要确保司法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因而,只有司法公正公民的权利才能真正得以实现,才能有效地消除威胁社会和谐的负面影响。
  (作者单位:西安市临潼区委党校)